本站是中国最老牌的上海同志网站,本站永久域名:021gay.la
当前位置:上海同志首页 > 上海同志 > 正文

一个上海男同志的告白

02-01 上海同志
一个上海男同志的告白

一个上海男同志的告白
 
正在看这篇文字的朋友,你们好。
 
我是gay。
 
这件事情放在今天并不稀奇,尤其是在网络高度发达的今天,总让一些以前非常需要勇气以及仪式感的事情变得simple and easy。记得一个美国脱口秀主持人都说“Can u guys be less proud?”(指gay)
 
的确,虽然,我大天朝没有时尚到可以游行,可以在电影院播放《Love,simon》这样的同志电影。但是,不得不说,我们在进步,我们身边的男男女女在进步,很多女生都有gay蜜,很多职场里的gay不会被公然歧视。当然,把gay这个问题拿出来说,说明它依旧还是个问题,还是有很大前进空间的。
 
我是gay。
 
一个从我三岁起就知道的秘密。不知道为什么,幼时的一些片段总是会在脑海里闪现。我记得我蹲坐在自家小区院子的台阶上发呆的样子,我记得我和同龄的小男生玩“禁忌游戏”的画面。那时候,我只有3岁吧,maybe 4岁,我不记得了。有一天,在大人们唱歌跳舞的舞厅里,一个漂亮的小哥哥,大概也只有5岁吧,他拉着我跑到舞厅最里面的一间“小黑屋”里。跟我玩起了cos play,让我演女生,他演男生。然后,他压在我身上,我们伸出了友谊的手,探索着彼此的身体。后来,被一个大人看到了,对我们进行了分别的教育。
 
那是我印象中最早的关于“男生”的记忆。
 
可能会被觉得是一件很淫乱的事,但是,当时小孩就觉得好玩而已。据我所知,那个小哥哥现在已经结婚了。他有了很幸福的家庭。尽管后来有一次,他来我家玩,我们又睡在一张床上。两个人就像僵尸一般,连呼吸都不敢大声,他先打破黑夜的寂静,叫了我的名字。可能是太害怕了,我假装睡着了。后来想想,如果当时我回应了,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故事。
 
我生活在一个很传统的家庭,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,这意味着他们没有过人的胆识,没有出色的背景,足以应付一切指指点点。所以,直到现在,他们还是会害怕我的一些行为让他们丢脸。哦,对了,我很早就出柜了。与其说是出柜,不如说是“被出柜”。
 
那年,我才15,6岁吧。一身的荷尔蒙无处释放,网络也没有现在发达。我经常在一间小的报亭买《easy》杂志,有一次我的目光被一本“黄色”的杂志吸引了,说它是黄色,因为封面真的全是肉。后来,每月一期,连书报亭的阿姨都问我,怎么买这种。(那你还进?)一本又一本,多到书柜的下层已经藏不住,我索性就不藏了,把下层腾出一个空间,专门放这本杂志。
 
想想自己也是傻,完全相信小孩子有隐私这种白痴理念。
 
有一天,回家,爸妈郑重其事的把我拉到书房,那些“黄色”小杂志摊了一地,一个个像看好戏似的“盯着我”。我当时也是硬气,直接问了一句“怎么了?”
 
“怎么了?你给我解释一下,这些是什么?”
 
“杂志啊”
 
“什么杂志有这么多男人?”
 
“......”
 
就这样,我第一次“被出柜”了。没有《love simon》里的那种被理解,也没有被过多训斥。总之,就是一场狗血的桥段,让我在父母面前be who i am。
 
可能,是觉得我太小,性向还不稳定,长大会改吧。所以爸妈并没有过多干涉,而他们本质上也是害羞的人,也很少当着我的面再度提起这件事。所以,一直到今天,10多年过去了,我是gay这件事在家里算是被接受了,时间真的是一剂良药。当然,当中也发生了很多事,如果有机会,我再回忆一下,娓娓道来。
 
就像我说的,那个时候,网络没有那么发达。爸妈对我的网络监管也很紧,只要他们不在家,电脑房的门就是锁的,所以每次能接触电脑我就很兴奋,电脑房就是书房,里面有一股书的味道,所以,现在我闻到书的味道,有时还是会turn on,哈哈。
 
我第一次知道有我这样的人,是通过百度贴吧。也不知道该谢谢李彦宏,还是恨他。我的三观基本上就是在贴吧形成的。
 
有个BL吧,我一直逛,没事儿就去逛。印象很深刻的有一篇类似于日记的帖子,叫《我们触犯的是禁忌》,作者名字我到今天还能记得,April澜。
 
他以日记的形式描述了自己出身在一个破裂的家庭,被寄放在亲戚家。亲戚家有个表哥,一直撩他,最后带他远走高飞。现在想想剧情太荒诞了,但那个时候,把这个帖子贡成“爱情圣经”。每次看他的文字,小腹就会腾起一团火焰。当时最想要的就是一个能带我走的哥哥。虽然也不知道要走去哪。
 
这篇帖子没过几个月就断更了,我猜他们是过上了幸福的生活。我猜他们已经被抓回去了。
 
总之,这个故事成为了我最初对爱情的理解与憧憬。主人公在故事里提到了一首歌《you took my heart away》至今听到时,还会有那种爱情在胸口荡漾的感觉。
 
虽然,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。
 
当然,爱情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时间以外,另一个拦不住的东西。
 
我在高中的时候,有了第一次心动。
 
是同班的一个男生,开始并没有过多感觉。只是觉得有点小帅。自己也不记得,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,可能是放学回家,在他电瓶车后座抱着他的时候,可能是在英语考试后,老师夸他英语那么好,他一点不害羞的说出“就是”的时候,可能是那次他被别人打,我豁出去想要保护他的时候,更可能是因为每次下课,他叫我陪他买东西,对我笑的时候。
 
初恋,真的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之后的择偶观。因为,我发现,我后来喜欢的人,或多或少都有他的影子。又可能是我或多或少按照他的样子找的,戴眼镜,脸很小,寸发,那种犹如阳光洒在脸上,把痘痘都自动美化了的笑。
 
为了跟他靠近,我努力学英语。
 
为了跟他靠近,我努力学篮球,从最开始的带球走步,到后来打得不算太好,哈哈。他喜欢勒布朗,我记得,所以为了有的聊,我也找了一个偶像,艾佛森。
 
为了跟他靠近,我曾经下跪去求别人,要到了《使命召唤》的最新版本给他。
 
有一次,他被别人打,我后来才知道,我竟然想抡起凳子冲上去打那个人。
 
有一次,在篮球场上,有个人当着他的面羞辱我的球技,我掐住了那个人的脖子,第一次暴走......
 
后来,我在高考前的一次模考间隙跟他表白了,就在走廊里。当时应该还有别的同学。我不记得了。我只记得,他傻了眼,愣了一秒,说“gay?”然后转身就走进教室了。现在想想,可能他也被吓到了。对不起。
 
我追进教室,已经开始第二轮考试了。我回头看他,他假装没看见。
 
后来,我们好像没有再发过信息,打过电话,QQ也删了。好长一段时间。
 
再后来,好像全年级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 
再后来,我们毕业了。考得很烂,烂到我不想说。因为那时的我完全处于自我认知失衡的时候,根本无暇思考将来,也根本不知道什么专业最适合我,于是我报考了一个很直男很直男的专业,班里就5个女的。
 
去学校报到前的暑假里,我在一个店里打工,有一天,我突然看到手机上那个曾经我倒背如流的号码发来信息“想清楚了吗?”
 
我回了一条,“我一直都很清楚”
 
真的觉得自己在关键时刻嘴硬到不行。
 
“行,那我来看看你。”
 
他好像知道我在哪打工,当天下午他就来了,好像不是一个人,尬聊一会就走了。
 
所有的青春期幻想,在那一刻基本就告终了。后来,我们没有了交集。
 
当然,在喜欢他的时候,我没有闲着。
 
同时喜欢两个人,一个放在心底,一个用来享受。
 
当时的gay圈文化,还是网站,QQ群以及线下的酒吧。我去了我们当地最有名的一家酒吧,认识了一些朋友,后来经常去。我每次都会注意到一个笑起来很可爱,眼睛会眯成一条缝,有两颗小虎牙的男孩。他似乎很有人气,很多人会跟他喝酒。很多人喜欢他。我也是。
 
我偷偷问朋友要了他的手机号码,不确定他是不是注意过我的情况下,非常有勇气的给他发了一条当时很贵的彩信(1块钱/条)“我喜欢你,你有没有bf,我想跟你谈bf”然后附上了我的照片。现在,有时候我会翻那时候的照片,造型实在是惨不忍睹,想想当时真的是被幸运之神眷顾,他竟然回复我“好的!”
 
于是,我们就在一起了,跟那个我认为的全城最好看的Gay。
 
他经常会骑着摩托车(不是电瓶车)来我家楼下接我送我,我家楼下的巷子有段时间没灯,几乎就是全黑的,他每次送我回去之前,会把我压在墙上吻我。(应该就是壁咚)
 
坐在他摩托车后座的时候,我也会很开心的做一些很傻的姿势。有次他来我学校接我,我当着同学的面,跳上车从他们面前扬长而去,然后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根带子,迎风飞舞,风飞舞,飞舞,舞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小孩子脑子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水。
 
后来,因为一个很难以启齿的问题,我们分手了。当然,也因为我大学考到了其他城市。在那个城市,我遇到了更多很好的男孩子和一些本该促成却没有促成的缘分。想想刘若英的《后来》里的那句歌词,“有些人,一旦错过就不在。”真的很感伤。
 
Anyway,我现在还不错,有个爱我的人,每当有圈子里的朋友说起出柜这个老大难的问题,我都没啥感觉,可能是因为我出柜太容易了吧。
 
写着一篇,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看,毕竟,现在是快消时代,“你好,看看你照片,哦,不合适。”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的文希望不要沉的太快。
 
这一切都是因为看完《LOVE,SIMON》这部电影之后的所感。当看到simon和blue在摩天轮的顶端深情一吻的时候,年轻时的那种小腹沸腾的感觉又回来了,很感谢导演,让我重温了青春,让我合上电脑前,心底充满温暖和勇气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021gay.la/html/shtz/2019/0201/169.html